• 突破股东有限责任限制,拓展公司债权人诉讼新思路

    赵海庆 律师 北京普盈律师事务所
    股东责任有限的原则是仅以出资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公司法这样规定的目的是为了鼓励社会投资,提高投资主体积极活跃的生产经营积极性,具有区别于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个人或者合伙企业很大的优势,其意义在于赋于公司法人资格,隔断股东和经营对象之间的直接的经营上的权利义务联系,不至于投资失败后承担不可预期的赔偿责任,无形中鼓励了社会成员开设公司的积极性。但是凡事都是有一就有二,有利就有弊,公司法人毕竟只是法律拟制法人,不会有完全等同于自然人的自主意识,它的行为是通过公司的工作人员完成,并且最终反映了股东的意志,如果股东滥用法人的独立地位和有限责任转移公司财产、逃避债务,就会对公司债权人的利益造成损失,就是公司法20条和63条的行为,这些行为违背了公司法设立股东有限责任的初衷,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是不利的。为了体现我国商事法律中公平正义以及诚实信用原则,如果股东在公司经营中存在滥用股东权利,造成了公司债权人的损失,依据公司法的规定,此类情况下就会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突破股东有限责任原则,“穿透公司面纱”,由实施违法行为的股东对受害的公司债权人的损失与公司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但是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实现艰难,以至于公司法20条、63条颁布后并没有明显的社会效果,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很多母子公司框架下所谓内部经营、财务、人员、资金、物资一体化管理,下属子公司完全附属化为母公司的一个部门,这样对提高投资效率可能有益,但如果公司的债务不能清偿时,只是由直接存在债务关系的某一个子公司承担责任是很不公平的。还有就是存在有很多“僵尸公司”,股东出于各种原因,淘净了公司资产,一具空壳应付公司债权人,完全一副“江水自流空余恨,繁华落尽化成灰”的无奈。
    分析原因还是普通大众对公司法的规定了解不够,权利意识不强,更多的因素可能就是司法实践中律师的思路不宽,囿于股东有限责任的限制引起。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共计12部分130个问题,对公司、合同、担保、金融、破产等民商事案件审理中存在前沿、疑难争议问题进行了裁判思路的统一。其中细化了公司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规定,具有较强的司法实践意义,为人民法院在裁判中果断裁判提供了依据,也有利于律师在诉讼中具体操作。本人作为律师有幸在2020年初办理了一起公司债权人诉讼案,亲自体会了一次《九民纪要》颁布后突破股东有限责任制度的民事诉讼实践。这个案子在接受委托时,通过当事人介绍了解到,本案原本是一个失败的案件,就是当事人之前就这一债权曾经提起过一次诉讼,但是由于主体资格问题,加上被告公司无力偿债,诉讼在没有任何前途的情况下无奈撤诉。而且当事人反映这一债务原本就是和对方集团公司多年的业务关系产生的供货余款,经过多次集团内部改革重组后,债务主体多次变更,但均是由做为控股股东的集团相继安排,目前直接欠款主体是其一家濒临倒闭的下属公司,毫无偿债能力。本律师在接受委托后,经过认真分析后首先解决了主体资格问题,基本保证胜诉没有太大问题,然后根据被告公司的实际情况,追加股东为连带责任被告,以期达到诉讼经济目标。通过计划周密的诉讼策略设计、步骤环环相扣的证据链条构建,确保整个诉讼顺利展开,自证据交换开始,直至法庭辩论结束,案件基本按照预定计划进行,最终案件结果完全达到诉讼目的,当事人十分满意。
    总结本案主要有以下几个重点把握:
    1、股东对公司过度控制:过度控制即股东对公司过度支配与控制,操纵公司的决策过程,公司完全丧失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的工具或躯壳,这种行为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应当否认公司的人格,由滥用控制权的公司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根据《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11项规定的具体情况,本案被告股东A公司(更名为B公司)为了改制的需要,指定下属子公司a注销原告最初的欠款单位,将业务、人员、财务均划归新成立的b公司,并指定由其承担原告欠款的清偿,属于过度控制行为。对于原告的货款,被告b公司(更名为:c公司)作为独立的一人有限公司无权自主归还,必须由其股东B公司决定,何时还、还多少,需要的资金均无权决定。以上事实充分证明B公司对下属全资子公司b公司(更名为:c公司)存在严重的过度控制和支配行为。
    2、子公司人格混同。由于被告B公司的过度控制和支配,造成b公司(更名为:c公司)完全失去了公司法意义上的独立的公司人格,成为B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在原告索要货款的过程中,被告c公司董事长要求原告必须和其股东B公司签订协议才行,而且资金必须由B公司提供。目前c公司现已无法进行正常运作,虽未登记撤销解散,但事实上已经名存实亡,其有效优质的资产、人员、业务被B公司转移与另行设立其他公司。被告B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0项规定的人格混同行为。
    3、我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被告B司作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即被告c公司,的股东,由于其违法运作,已经造成了被告c公司(一人有限责任公
    司)财产和自己的财产混同不清晰,子公司财产不独立,所以应当对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按照公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本案被告B公司在本次诉讼中必须向法庭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c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是独立的,但被告B公司在法庭庭审过程中完全不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c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是独立的。而且最严重的是被告B公司曾经被人民法院在生效的裁判文书中认定与本案债务产生的同一时期构成了对c公司过度控制。
    附:
    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部分条款:
    10.【人格混同】认定公司人格与股东人格是否存在混同,最根本的判断标准是公司是否具有独立意思和独立财产,最主要的表现是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是否混同且无法区分。在认定是否构成人格混同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
    (1)股东无偿使用公司资金或者财产,不作财务记载的;
    (2)股东用公司的资金偿还股东的债务,或者将公司的资金供关联公司无偿使用,不作财务记载的;
    (3)公司账簿与股东账簿不分,致使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区分的;
    (4)股东自身收益与公司盈利不加区分,致使双方利益不清的;
    (5)公司的财产记载于股东名下,由股东占有、使用的;
    (6)人格混同的其他情形。
    在出现人格混同的情况下,往往同时出现以下混同:公司业务和股东业务混同;公司员工与股东员工混同,特别是财务人员混同;公司住所与股东住所混同。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关键要审查是否构成人格混同,而不要求同时具备其他方面的混同,其他方面的混同往往只是人格混同的补强。
    11.【过度支配与控制】公司控制股东对公司过度支配与控制,操纵公司的决策过程,使公司完全丧失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的工具或躯壳,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应当否认公司人格,由滥用控制权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实践中常见的情形包括:
    (1)母子公司之间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
    (2)母子公司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交易,收益归一方,损失却由另一方承担的;
    (3)先从原公司抽走资金,然后再成立经营目的相同或者类似的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
    (4)先解散公司,再以原公司场所、设备、人员及相同或者相似的经营目的另设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
    (5)过度支配与控制的其他情形。
    控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控制多个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滥用控制权使多个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财产边界不清、财务混同,利益相互输送,丧失人格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逃避债务、非法经营,甚至违法犯罪工具的,可以综合案件事实,否认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法人人格,判令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法| 法律解读 |FALAW|    2021-1-26

发表评论:

55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