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江宁别墅碎尸案

    事发别墅

      南京江宁有栋别墅,市价上千万,拍卖价仅四百多万,却仍然数次流拍,只因这里发生过杀人碎尸案。

      与普通谋杀案不同的是,这栋别墅里的死者,死过两次……2011年2月28日,两市民在南京江宁区郊外爬山时,突然发现草丛中有几个黑色垃圾袋,散发出浓重的臭味。二人走近看,垃圾袋一角露出块发白的肉,初还以为是哪家饭店扔掉的烂猪肉,再一翻看,不禁头皮发麻,眼前赫然出现一截手掌,5个指头清晰可见。

      市民报警后,警察在周边又陆续发现了11个装满碎尸的黑色垃圾袋。经过仔细拼对,这是一个男人完整的身体和头颅,颅骨开放性骨折致死。

      法医尸检后推测,这个男人身体强壮,40多岁,肌肉结实。年轻时似乎营养不良,得过轻微佝偻病;手脚有陈旧伤口,判断是镰刀割伤,应该是干农活时不注意所伤。由此判断,死者少年时期家境不好,生活在农村。不过,死者现在满身脂肪,中年后生活水平应有明显改善,很可能脱离了农村,在城市生活。

      死者脸部损坏严重,根本分辨不出。垃圾袋里除了碎尸,就只有少量内衣裤和衬衫,是各地能买到的东西,也无法追查。

      专家对颅骨进行相貌还原,试图恢复死者长相,但这需要时间。一筹莫展之际,法医又发现了两条重要线索,让案情出现了新的转机。

      在塑料袋上发现了三枚指纹——经过还原,这是一个人的右手拇指指纹,手指较为纤细,似乎不是男人,更像女人,极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歹徒作案没有戴手套,显然不是惯犯。

      另外,在死者被血浸透的内裤中,意外发现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暗袋——很多长期在外旅行或者做生意的人,出于安全考虑,必要时会把最值钱的东西藏在内裤暗袋中,防止被人抢劫。奇怪的是,这个暗袋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仅有一小块被血泡烂的纸片。警方用仪器还原后,惊喜地发现:这竟是火车票的一部分!

      根据购票信息,警方很快查到了火车票的购买人——田明阳,兰州市民,42岁。

      户籍上田明阳的照片同尸体还原相貌非常相似,遇害者会不会就是他?

      然而,当刑警赶到田明阳家时,却发现他完好无损地站在面前。对于火车票一事,田明阳解释称,他是买了这张车票去大嫂薛莉萍家。他大哥田明城去世后,大嫂独自在南京带着女儿,他时常去看望他们。至于这张火车票,他说用完就随手扔掉了。

      民警询问田明城是怎么去世的,田明阳回答:5年前在兰州出车祸死的。

      田明阳购买的火车票出现在死者身上,死者又与田明阳长得如此相似,他们究竟有什么关系?田明阳的话明显不可信,他会不会是凶手?

      然而,警方通过对相关监控的调取,证实田明阳没有作案时间。

      这时,追查物证的刑警有了发现。

      抛尸的塑料袋有独特标志,经过分析,是由南京江宁区的一家超市卖出。排查超市门店的监控后,显示有100多人符合要求,警方找到田明阳,希望他能帮忙辨认,田明阳却并不配合。

      警方不得已找来对田家非常熟悉的一位亲友辨认,很快就有重大收获:案发前购买垃圾袋的人中,有个年过七旬的老人,他是田明阳已经去世大哥的岳父,南京市内有名的企业家薛敬恭。

      已经死亡五年的人再次进入民众视野,死者衣物里又找到以田明阳名义购买的火车票,如今疑似死者的老岳父又牵扯了进来,这让警方决定,好好排查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田家有五兄妹,其中三名男性,分别是:老大田明城,老二田明广和小弟田明阳。经过照片比对,兄弟三人长得很像。只是,除了小弟田明阳目前在兰州外,另两人都不在。

      田明城事业有成,移民日本后开设公司,是大老板,却于2006年因车祸死于高速公路上。交通部门出具了事故鉴定书,是驾驶不慎撞击路边护栏而翻车,随后油箱意外破裂燃烧,驾驶员被活活烧死。经亲属确认,死者是田明城本人,车上驾驶证、手机、钱包等私人物品也可证明这就是田明城。随后,交通部门征得田明城妻子同意后,将已经高度碳化的遗体火化。

      老二田明广则是失踪了。

      “大哥死后,二哥已有五年没回过家。” 田明阳说。

      老大早就死了,难道这次的尸体是失踪已久的老二?为了确认身份,警方将尸体与老三儿子的DNA进行检测。令人震惊的是,死者不是田明广,但其DNA同田明广儿子有着很高的相似度。

      唯一的可能是:尸体是已经死了5年之久的老大田明城!

      警方立即提取了田明城女儿小娇的DNA样本。果然,鉴定结果表明,死者就是田明城。

      这根本不可能啊!田明城因车祸死亡,连尸体都火化了。事故鉴定书、死亡证明一应俱全,还获得了日本保险公司的理赔金,一个人难道能死两次吗?!

      在得知这个惊人的结果后,面对警方的反复询问,一直不愿意配合的田明阳终于开口了。他说:这个被杀的人,的确就是我大哥田明城。

      田明城出生于甘肃农村,小时候,几兄弟里他最能吃苦,也最聪明,父母商量后,就只送他一人上学。他也争气,考上西安一所大学的日语系,毕业后去了日本,凭着聪明才智和吃苦劲,很快从打工仔成为了老板。

      1999年,田明城在富士山游玩的时候,认识了比自己小8岁在日本留学的南京女孩薛莉萍。两人多次接触后,于2001年结婚。婚后一年,他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薛丽萍也完成了学业,准备开办连锁美容店。

      然而此时,田明城的事业却走了下坡路。在金钱的压力下,这段婚姻暴露出狰狞的一面,田明城偏激自大,脾气火爆,动辄数落甚至打骂妻子,两人一度分居。

      2006年,公司濒于破产。在极重声誉的日本,一旦破产就形同判死刑,毫无社会地位。田明城不甘这样完蛋,灵机一动,他想出了好办法,就是:骗保。

      他计划很久,最终在日本一家保险公司买了保额为2亿日元(约1000万人民币)的巨额保险,叫妻子薛丽萍一起做。妻子明白这是犯法,要坐牢,屡次拒绝。

      “你就是榆木脑袋!有什么比穷更危险?日本社会你不是不知道,破产就完了。以后我们连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房车都要还债,难道全家做流浪汉?你不为我们,也要为女儿想一想。你想她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提到女儿,薛丽萍心软了,只得同意。

      怎么个骗法?

      田明城回到老家,将二弟田明广约出来,两人喝了些酒后,田明城接到电话说女儿生病,匆匆离开,让二弟把自己的车开回去。半小时后,田明广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莫名翻车自燃,车毁人亡,火扑灭后,人已被烧成一具黑炭。交警发现了烧黑的手机、钱包、手表、驾驶证等物,经查证同车主信息一致,断定死者就是田明城。警方遂通知了其妻薛莉萍前来认尸。

      就这样,弟弟田明广成了替死鬼。薛莉萍在他死后,分三次领取日本保险公司给的五百多万的赔款,本来赔款全额应该上千万,因薛莉萍拒绝对烧成黑炭的尸体做DNA鉴定,缺少了过硬的死亡鉴定法律文书,所以拿不到全款。

      随后的3年时间里,田明城藏身于多个省市的偏远郊区,稍微有点规模的旅馆酒店都不敢住,只能住黑旅社,长期不出门,一天天熬日子,只想等几年风声过了,再出去办个假身份,利用骗保得来的钱重新生活。

      平日,田明城不敢给妻子打电话联系,都是等妻子主动联系他。他不知道的是,妻子擅自用骗保钱开了家美容院,还帮父亲薛敬恭发展企业,父女俩的事业都各自红火,成为知名富豪。

      薛莉萍前男友唐凯因缘际会与她重逢,在得知其丈夫已死后,展开追求,对薛莉萍体贴有加,对其女也视若己出。薛丽萍心中感动,也重新体会到了被人疼爱的滋味,不知不觉和唐凯的关系越来越深,并沉迷于此,希望田明城永远不回来。

      田明城背负杀害弟弟的内疚和可能枪毙的恐惧,长期在外地躲藏。听说妻子事业成功,他心动了,冒险找上门去。

      田明城很快察觉出了妻子的冷落,2009年春节,他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妻子打过去,对方没说几句话就把电话挂了,让田明城很寒心。他决定结束 “ 隐形人 ” 的生活,回去和妻女团聚,守住自己的家庭。

      一天夜里,田明城突然出现在家门外,薛莉萍完全没表现出惊喜和开心,站在身边的女儿见到“已死”的爸爸,以为是鬼,吓得哭着往妈妈怀里钻。

      当时薛莉萍和唐凯的关系已经公开了,田明城一回来,这个秘密自然保守不住。想着自己在外流浪这么久,妻子都成别人的了,田明城怒从心头起,两人爆发了激烈争吵,薛丽萍被打得鼻青脸肿。

      薛敬恭得知女儿女婿做出这种“骗保”事,气愤难当,但在女儿的哭诉中,又不忍心起来,他本就不满意这个充满匪气的女婿,便与女儿商量用钱打发他。

      薛丽萍拿出300万元给田明城做了断,他买了假身份出国逍遥,挥霍完了又回来,一次次找薛丽萍要钱,摆明了你不让我过好日子,你也别想好过,要完蛋就一起完蛋!

      薛莉萍的钱被田明城要走,美容店步履维艰,父亲公司的资金也周转不过来,还要瞒着唐凯,她感觉心力交瘁,坦言自己真的没钱了。

      田明城说:“不给钱可以,让我回来和你们团聚就行。”

      薛莉萍当然不同意,田明城就威胁要向唐凯抖露此事。意外的是,得知真相的唐凯还是不愿与薛莉萍分开,这让田明城有些傻眼。他一气之下回到了自己家,父母一看这个死了多年的儿子突然活着回来了,都惊得说不出话。经过好一番解释后,全家人才明白了当年是怎么回事,也才知道老二的下落,不过又能怎么样呢?唯一不惹麻烦的办法就是接着保密。

      田明城回家除了想见父母,还想带人帮自己“扎场子”,他看中了小弟田明阳,和他一起去南京,这就是尸体中那张火车票的来历。

      薛莉萍听闻兄弟二人要来,在电话里崩溃道:“求求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而田明城是铁了心,一定要回这个家,怎么求都没用。

      见女儿被欺负成这样,薛敬恭心中生恨,决心干掉这个丧失人性的女婿,一了百了。他自认活不了多久,做父亲的,为女儿可以付出一切。

      说干就干,薛敬恭买了砍刀、斧头和垃圾袋,藏在女儿别墅。

      案发当晚,薛莉萍打电话让田明城来谈,田明城弟弟也来了,不好下手。等他们离开后,薛莉萍联系唐凯,谎称前夫来骚扰,让他找几个朋友帮忙绑了田明城。唐凯朋友一路跟着兄弟俩,等他们分开后,将田明城绑住手脚、堵住嘴巴,送到薛莉萍别墅。

      田明城自知难逃一死,在向父女央求上厕所的间隙,将火车票关键信息撕下,藏入内裤的暗袋中。

      薛敬恭杀死女婿后,将其肢解,准备抛尸,薛丽萍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差点吓晕过去。慌乱中,右手拇指的指纹留在了塑料袋上。

      最后,薛敬恭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薛莉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唐凯等4名参与绑架的人员亦分别获

      作者:韦一同说

      

    案件| 案件实录 |FALAW|    2019-11-25

发表评论:

77 + 34 =